Skip to main content

中文阅读 Reading Chinese: P5 传统与现代化

听歌吧!

Loading ...

中国乐器 - 阮

歌词 Lyrics

女: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在你面前撒个娇 (撒娇: sā jiāo , to act coquettishly)
  哎呦喵喵喵喵喵
  我的心脏砰砰跳
  迷恋上你的坏笑
  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男:
  每天都需要你的拥抱
  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你对我多重要
  我想你比我更知道
  你就是我的女主角

  女:
  有时候我懒的像只猫
  脾气(temper)不好时又张牙舞爪 ( to bare fangs and brandish claws (idiom))
  你总是温柔的
  能把我的心融化掉
  我想要当你的小猫猫

  合: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在你面前撒个娇
  哎呦喵喵喵喵喵
  我的心脏砰砰跳
  迷恋上你的坏笑
  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我要穿你的外套
  闻你身上的味道
  想要变成你的猫
  赖在你怀里(in my arms)睡着
  每天都贪恋着你的好

  女:
  有时候我懒的像只猫
  脾气不好时又张牙舞爪
  你总是温柔的
  能把我的心融化掉
  我想要当你的小猫猫

  合: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在你面前撒个娇
  哎呦喵喵喵喵喵
  我的心脏砰砰跳
  迷恋上你的坏笑
  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我要穿你的外套
  闻你身上的味道
  想要变成你的猫
  赖在你怀里睡着
  每天都贪恋着你的好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在你面前撒个娇
  哎呦喵喵喵喵喵
  我的心脏砰砰跳
  迷恋上你的坏笑
  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我们一起学猫叫
  一起喵喵喵喵喵
  我要穿你的外套
  闻你身上的味道
  想要变成你的猫
  赖在你怀里睡着
  每天都贪恋着你的好

凯:跟着我 左手
右手 一个慢动作
右手 左手 慢动作重播 (Chóngbò, replay)
玺:这首歌 给你快乐
你有没有爱上我
源: 跟着我 鼻子
眼睛 动一动耳朵
装乖 耍帅 换不停风格 (Fēnggé, style)
合:青春有太多
未知的猜测
成长的烦恼算什么
源:皮鞋擦亮 换上西装
佩戴(Pèidài, wear)上一克拉(Kèlā, measurement unit for diamond)的梦想
玺:我的勇敢充满电量
昂首(Ángshǒu, head up)到达每一个地方
凯: 这世界 的太阳
因为自信才能把我照亮
这舞台 的中央
合:有我才闪亮
有我才能发着光
合: 跟着我 左手 右手
一个慢动作
右手 左手慢动作重播
这首歌 给你快乐
你有没有爱上我
跟着我 鼻子眼睛
动一动耳朵
装乖 耍帅 换不停风格
青春有太多 未知的猜测
成长的烦恼算什么
源:经常会想 长大多好
有些事情却只能想象
玺:想说就说 想做就做
为了明天的自己鼓掌
凯:这世界 的太阳
因为自信才能把我照亮
这舞台 的中央
合:有我才闪亮
有我才能发着光
合: 跟着我左手右手
一个慢动作
右手 左手 慢动作重播
这首歌 给你快乐
你有没有爱上我
跟着我 鼻子 眼睛
动一动耳朵
装乖 耍帅 换不停风格
青春有太多 未知的猜测
成长的烦恼算什么
凯Rap:
向明天 对不起
向前冲 不客气
一路有你 充满斗志无限动力
合:男子汉 没有什么输不起
正太修炼成功的秘籍
源: 跟着我左手右手
一个慢动作
玺: 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凯: 这首歌 给你快乐
你有没有爱上我
合: 跟着我鼻子眼睛
动一动耳朵
装乖 耍帅 换不停风格
青春有太多 未知的猜测
成长的烦恼算什么

爱点亮心里 永远不会熄 (xī, goes out)
燃烧着真心情意 诺言(luòyán, promise)已不必
这一生只要有你 什么都愿意
有欢笑 有哭泣 一切变成甜蜜
黑夜和晨曦(Chénxī, morning) 狂风和四季
我像温暖的摇椅(yáoyǐ, Rocking Chairs) 永远抱紧你
我的心从未曾犹豫 (yóuyù, hesitate)
最真的爱全部献给 (xiàn gěi , give/ dedicate)你
我和你相守相依 (xiāng shǒu xiāngyī, rely on each others) 真爱生死不移
穿过悲和喜 跨过天和地
我和你永不分离
千千万万世纪 无边无际(Wúbiān wújì, endless)
爱是永恒(yǒnghéng, eternal/ forever) 因为爱是你
雪:生命会停息 岁月会交替 ( jiāotì, alternate)
只要和你在一起 什么都放弃
我的爱 不灭的勇气
生生世世 只愿伴着你
(合) 我和你相守相依 真爱生死不移
穿过悲和喜 跨过天和地
我和你永不分离
千千万万世纪 无边无际
爱是永恒 因为爱是你

周末午夜别徘徊 快到苹果乐园来 欢迎流浪的小孩
不要在一旁发呆 一起大声呼唤 向寂寞午夜说 BYE BYE

音乐 星光 样样都浪漫
烦恼 忧愁 都与我无关
这是我们的舞台 散发魅力趁现在 让汗水尽情飘散

告诉我 WHAT'S YOUR NAME 接受这邀请函
I LOVE YOU 走出角落的黑暗
DON'T YOU KNOW 给我全部的爱
I NEED YOU 安慰我的不安
跟着我 尽情摇摆
跟着我 不要伤怀
跟着我 散发光彩
照亮天空的阴暗

啦啦啦啦 尽情摇摆 (Yáobǎi, To Swing)
啦啦啦啦 尽情摇摆
[重头]
啦啦啦啦 尽情摇摆
啦啦啦啦 尽情摇摆

WHAT'S YOUR NAME

I LOVE YOU

DON'T YOU KNOW

I NEED YOU

啦啦啦啦 尽情摇摆
啦啦啦啦 尽情摇摆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
我的爱不变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叫我思念到如今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叫我思念到如今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没有大事不登门。
虽说是虽说是亲眷也不相认,
可他比亲人还要亲。
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
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
他们和爹爹都一样,
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How long will the full moon appear?

Wine cup in hand, I ask the sky.

I do not know what time of the year

’Twould be tonight in the palace on high.

Riding the wind, there I would fly,

Yet I’m afraid the crystalline palace would be

Too high and cold for me.

I rise and dance, with my shadow I play.

On high as on earth, would it be as gay?

The moon goes round the mansions red

Through gauze-draped window soft to shed

Her light upon the sleepless bed.

Why then when people part, is the oft full and bright?

Men have sorrow and joy; they part or meet again;

The moon is bright or dim and she may wax or wane.

There has been nothing perfect since the olden days.

So let us wish that man

Will live long as he can!

Though miles apart, we’ll share the beauty she displays.

 

断魂枪

作者:老舍

沙子龙的镳局已改成客栈。 
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炮声压下去马来与印度野林中的虎啸。半醒的人们,揉着眼,祷告着祖先与神灵;不大会儿,失去了国土、自由与主权。门外立着不同面色的人,枪口还热着。他们的长矛毒弩,花蛇斑彩的厚盾,都有什么用呢;连祖先与祖先所信的神明全不灵了啊!龙旗的中国也不再神秘,有了火车呀,穿坟过墓破坏着风水。枣红色多穗的镳旗,绿鲨皮鞘的钢刀,响着串铃的口马1,江湖上的智慧与黑话,义气与声名,连沙子龙,他的武艺、事业,都梦似的变成昨夜的。今天是火车、快枪,通商与恐怖。听说,有人还要杀下皇帝的头呢! 
这是走镳已没有饭吃,而国术还没被革命党与教育家提倡起来的时候。 
谁不晓得沙子龙是短瘦、利落、硬棒,两眼明得象霜夜的大星?可是,现在他身上放了肉。镳局改了客栈,他自己在后小院占着三间北房,大枪立在墙角,院子里有几只楼鸽。只是在夜间,他把小院的门关好,熟习熟习他的“五虎断魂枪”。这条枪与这套枪,二十年的工夫,在西北一带,给他创出来:“神枪沙子龙”五个字,没遇见过敌手。现在,这条枪与这套枪不会再替他增光显胜了;只是摸摸这凉、滑、硬而发颤的杆子,使他心中少难过一些而已。只有在夜间独自拿起枪来,才能相信自己还是“神枪沙”。在白天,他不大谈武艺与往事;他的世界已被狂风吹了走。 
在他手下创练起来的少年们还时常来找他。他们大多数是没落子的,都有点武艺,可是没地方去用。有的在庙会上去卖艺:踢两趟腿,练套家伙,翻几个跟头,附带着卖点大力丸,混个三吊两吊的。有的实在闲不起了,去弄筐果子,或挑些毛豆角,赶早儿在街上论斤吆喝出去。那时候,米贱肉贱,肯卖膀子力气本来可以混个肚儿圆;他们可是不成:肚量既大,而且得吃口管事儿的1;干饽饽辣饼子2咽不下去。况且他们还时常去走会:五虎棍,开路,太狮少狮……虽然算不了什么——比起走镳来——可是到底有个机会活动活动,露露脸。是的,走会捧场是买脸的事,他们打扮的得象个样儿,至少得有条青洋绉裤子,新漂白细市布的小褂,和一双鱼鳞洒鞋——顶好是青缎子抓地虎靴子。他们是神枪沙子龙的徒弟——虽然沙子龙并不承认——得到处露脸,走会得赔上俩钱,说不定还得打场架。没钱,上沙老师那里去求。沙老师不含糊,多少不拘,不让他们空着手儿走。可是,为打架或献技去讨教一个招数,或是请给说个“对子”——什么空手夺刀,或虎头钩进枪——沙老师有时说句笑话,马虎过去:“教什么?拿开水浇吧!”有时直接把他们赶出去。他们不大明白沙老师是怎么了,心中也有点不乐意。 
可是,他们到处为沙老师吹腾,一来是愿意使人知道他们的武艺有真传授,受过高人的指教;二来是为激动沙老师:万一有人不服气而找上老师来,老师难道还不露一两手真的么?所以:沙老师一拳就砸倒了个牛!沙老师一脚把人踢到房上去,并没使多大的劲!他们谁也没见过这种事,但是说着说着,他们相信这是真的了,有年月,有地方,千真万确,敢起誓! 
王三胜——沙子龙的大伙计——在土地庙拉开了场子,摆好了家伙。抹了一鼻子茶叶末色的鼻烟,他抡了几下竹节钢鞭,把场子打大一些。放下鞭,没向四围作揖,叉着腰念了两句:“脚踢天下好汉,拳打五路英雄!”向四围扫了一眼:“乡亲们,王三胜不是卖艺的;玩艺儿会几套,西北路上走过镳,会过绿林中的朋友。现在闲着没事,拉个场子陪诸位玩玩。有爱练的尽管下来,王三胜以武会友,有赏脸的,我陪着。神枪沙子龙是我的师傅;玩艺地道!诸位,有愿下来的没有?”他看着,准知道没人敢下来,他的话硬,可是那条钢鞭更硬,十八斤重。 
王三胜,大个子,一脸横肉,努着对大黑眼珠,看着四围。大家不出声。他脱了小褂,紧了紧深月白色的“腰里硬”,把肚子杀进去。给手心一口唾沫,抄起大刀来:“诸位,王三胜先练趟瞧瞧。不白练,练完了,带着的扔几个;没钱,给喊个好,助助威。这儿没生意口。好,上眼1!”大刀靠了身,眼珠努出多高,脸上绷紧,胸脯子鼓出,象两块老桦木根子。一跺脚,刀横起,大红缨子在肩前摆动。削砍劈拨,蹲越闪转,手起风生,忽忽直响。忽然刀在右手心上旋转,身弯下去,四围鸦雀无声,只有缨铃轻叫。刀顺过来,猛的一个“跺泥”,身子直挺,比众人高着一头,黑塔似的。收了势:“诸位!”一手持刀,一手叉腰,看着四围。稀稀的扔下几个铜钱,他点点头。“诸位!”他等着,等着,地上依旧是那几个亮而削薄的铜钱,外层的人偷偷散去。他咽了口气:“没人懂!”他低声的说,可是大家全听见了。 
“有功夫!”西北角上一个黄胡子老头儿答了话。“啊?”王三胜好似没听明白。 
“我说:你——有——功——夫!”老头子的语气很不得人心。 
放下大刀,王三胜随着大家的头往西北看。谁也没看重这个老人:小干巴个儿,披着件粗蓝布大衫,脸上窝窝瘪瘪,眼陷进去很深,嘴上几根细黄胡,肩上扛着条小黄草辫子,有筷子那么细,而绝对不象筷子那么直顺。王三胜可是看出这老家伙有功夫,脑门亮,眼睛亮——眼眶虽深,眼珠可黑得象两口小井,深深的闪着黑光。王三胜不怕:他看得出别人有功夫没有,可更相信自己的本事,他是沙子龙手下的大将。“下来玩玩,大叔!”王三胜说得很得体。 
点点头,老头儿往里走。这一走,四外全笑了。他的胳臂不大动;左脚往前迈,右脚随着拉上来,一步步的往前拉扯,身子整着1,象是患过瘫痪病。蹭到场中,把大衫扔在地上,一点没理会四围怎样笑他。 
“神枪沙子龙的徒弟,你说?好,让你使枪吧;我呢?”老头子非常的干脆,很象久想动手。 
人们全回来了,邻场耍狗熊的无论怎么敲锣也不中用了。“三截棍进枪吧?”王三胜要看老头子一手,三截棍不是随便就拿得起来的家伙。 
老头子又点点头,拾起家伙来。 
王三胜努着眼,抖着枪,脸上十分难看。 
老头子的黑眼珠更深更小了,象两个香火头,随着面前的枪尖儿转,王三胜忽然觉得不舒服,那俩黑眼珠似乎要把枪尖吸进去!四外已围得风雨不透,大家都觉出老头子确是有威。为躲那对眼睛,王三胜耍了个枪花。老头子的黄胡子一动:“请!”王三胜一扣枪,向前躬步,枪尖奔了老头子的喉头去,枪缨打了一个红旋。老人的身子忽然活展了,将身微偏,让过枪尖,前把一挂,后把撩王三胜的手。拍,拍,两响,王三胜的枪撒了手。场外叫了好。王三胜连脸带胸口全紫了,抄起枪来;一个花子,连枪带人滚了过来,枪尖奔了老人的中部。老头子的眼亮得发着黑光;腿轻轻一屈,下把掩裆,上把打着刚要抽回的枪杆;拍,枪又落在地上。 
场外又是一片彩声。王三胜流了汗,不再去拾枪,努着眼,木在那里。老头子扔下家伙,拾起大衫,还是拉拉着腿,可是走得很快了。大衫搭在臂上,他过来拍了王三胜一下:“还得练哪,伙计!” 
“别走!”王三胜擦着汗:“你不离,姓王的服了!可有一样,你敢会会沙老师?” 
“就是为会他才来的!”老头子的干巴脸上皱起点来,似乎是笑呢。“走;收了吧;晚饭我请!” 
王三胜把兵器拢在一处,寄放在变戏法二麻子那里,陪着老头子往庙外走。后面跟着不少人,他把他们骂散了。“你老贵姓?”他问。 
“姓孙哪,”老头子的话与人一样,都那么干巴。“爱练;久想会会沙子龙” 
沙子龙不把你打扁了!王三胜心里说。他脚底下加了劲,可是没把孙老头落下。他看出来,老头子的腿是老走着查拳门中的连跳步;交起手来,必定很快。但是,无论他怎么快,沙子龙是没对手的。准知道孙老头要吃亏,他心中痛快了些,放慢了些脚步。 
“孙大叔贵处?” 
“河间的,小地方。”孙老者也和气了些:“月棍年刀一辈子枪,不容易见功夫!说真的,你那两手就不坏!”王三胜头上的汗又回来了,没言语。 
到了客栈,他心中直跳,唯恐沙老师不在家,他急于报仇。他知道老师不爱管这种事,师弟们已碰过不少回钉子,可是他相信这回必定行,他是大伙计,不比那些毛孩子;再说,人家在庙会上点名叫阵,沙老师还能丢这个脸么?“三胜,”沙子龙正在床上看着本《封神榜》,“有事吗?”三胜的脸又紫了,嘴唇动着,说不出话来。 
沙子龙坐起来,“怎么了,三胜?” 
“栽了跟头!” 
只打了个不甚长的哈欠,沙老师没别的表示。 
王三胜心中不平,但是不敢发作;他得激动老师:“姓孙的一个老头儿,门外等着老师呢;把我的枪,枪,打掉了两次!”他知道“枪”字在老师心中有多大分量。没等吩咐,他慌忙跑出去。 
客人进来,沙子龙在外间屋等着呢。彼此拱手坐下,他叫三胜去泡茶。三胜希望两个老人立刻交了手,可是不能不沏茶去。孙老者没话讲,用深藏着的眼睛打量沙子龙。沙很客气: 
“要是三胜得罪了你,不用理他,年纪还轻。” 
孙老者有些失望,可也看出沙子龙的精明。他不知怎样好了,不能拿一个人的精明断定他的武艺。“我来领教领教枪法!”他不由地说出来。 
沙子龙没接碴儿。王三胜提着茶壶走进来——急于看二人动手,他没管水开了没有,就沏在壶中。 
“三胜,”沙子龙拿起个茶碗来,“去找小顺们去,天汇见,陪孙老者吃饭。” 
“什么!”王三胜的眼珠几乎掉出来。看了看沙老师的脸,他敢怒而不敢言地说了声“是啦!”走出去,撅着大嘴。“教徒弟不易!”孙老者说。 
“我没收过徒弟。走吧,这个水不开!茶馆去喝,喝饿了就吃。”沙子龙从桌子上拿起缎子褡裢,一头装着鼻烟壶,一头装着点钱,挂在腰带上。 
“不,我还不饿!”孙老者很坚决,两个“不”字把小辫从肩上抡到后边去。 
“说会子话儿。” 
“我来为领教领教枪法。” 
“功夫早搁下了,”沙子龙指着身上,“已经放了肉!”“这么办也行,”孙老者深深的看了沙老师一眼:“不比武,教给我那趟五虎断魂枪。” 
“五虎断魂枪?”沙子龙笑了:“早忘干净了!早忘干净了!告诉你,在我这儿住几天,咱们各处逛逛,临走,多少送点盘缠。” 
“我不逛,也用不着钱,我来学艺!”孙老者立起来,“我练趟给你看看,看够得上学艺不够!”一屈腰已到了院中,把楼鸽都吓飞起去。拉开架子,他打了趟查拳:腿快,手飘洒,一个飞脚起去,小辫儿飘在空中,象从天上落下来一个风筝;快之中,每个架子都摆得稳、准,利落;来回六趟,把院子满都打到,走得圆,接得紧,身子在一处,而精神贯串到四面八方。抱拳收势,身儿缩紧,好似满院乱飞的燕子忽然归了巢。 
“好!好!”沙子龙在台阶上点着头喊。 
“教给我那趟枪!”孙老者抱了抱拳。 
沙子龙下了台阶,也抱着拳:“孙老者,说真的吧;那条枪和那套枪都跟我入棺材,一齐入棺材!” 
“不传?” 
“不传!” 
孙老者的胡子嘴动了半天,没说出什么来。到屋里抄起蓝布大衫,拉拉着腿:“打搅了,再会!” 
“吃过饭走!”沙子龙说。 
孙老者没言语。 
沙子龙把客人送到小门,然后回到屋中,对着墙角立着的大枪点了点头。 
他独自上了天汇,怕是王三胜们在那里等着。他们都没有去。 

王三胜和小顺们都不敢再到土地庙去卖艺,大家谁也不再为沙子龙吹胜;反之,他们说沙子龙栽了跟头,不敢和个老头儿动手;那个老头子一脚能踢死个牛。不要说王三胜输给他,沙子龙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呢,王三胜到底和老头子见了个高低,而沙子龙连句硬话也没敢说。“神枪沙子龙”慢慢似乎被人们忘了。 
夜静人稀,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
Loading ...

Padlet

Made with Padlet